|在你还可以混日子的舒适工作中,其他人已远远的超越了你。趁还可以努力的时候多努力! | 扫描下面兼职号天天有兼职↓↓↓↓↓
深圳兼职网
是否是真实兼职信息,一查深圳信用网,二用百度查电话号码。保护权益人人有责
  本站首页 兼职岗位 兼职人才 兼职信息 创业项目 兼职经验 兼职微博
滚动广告区: 本站广告位优惠出售,针对长期招聘;聚会;活动;向深圳本地青年人群投放广告等目的有极佳的广告效果。
R最新兼职招聘信息
 兼职快讯 - 本站动态 - 本站八卦 - 在深圳打绿的注意了!“跳表器”可让车费多出几倍
在深圳打绿的注意了!“跳表器”可让车费多出几倍
 

本站八卦 加入时间:2015-11-05 10:54:35   点击:
更多

     跳表器主要靠一个类似汽车遥控的遥控器控制。 

     跳表器体积很小,拆装方便。

 

     11月1日凌晨1时,宝安区上川二路的三毛汽配工人正在给一辆绿的安装跳表器。 

     流动安装师傅正在给的士安装跳表器线路板。 

     安装跳表器最后的工序:把传感器拆下重新调试后再装上去。整个安装过程不到六分钟。 

     跳表器装在驾驶室隐蔽处,还配有快拆的接口。

 

     清晨六点左右,记者发现停在路边尚未开工的的士,不少方向盘套都藏着跳表器的遥控装置(红圈处)。 

    目前出租车安装的“炸弹”大多分为两种操作模式:一种是按一下遥控器,计价器增加200米路程;另一种则是按住遥控器,计价器保持120公里每小时的行驶速度跳表。

    安装了“炸弹”的显示行驶了9.93公里,价格为32.48元;而未安装“炸弹”的车辆计价器显示为6.57公里,价格为22.2元;两车价格相差为10.28元,足足多出了46%。

    安装“炸弹”以后,从南头关行驶至上川二路短短7公里路程,最终显示行驶了31.45公里,增加了24公里之多,最终收费95.4元。

    几乎全部的绿的都装了这种装置,但具体有多少并不清楚,除了绿的,也有很少一部分红的加入了装“炸弹”的行列。

    ——— 究竟深圳有多少车安装了或安装过这种装置?三毛汽配一名店员称

    轻轻一按开关,的士计价器便会跳得飞快,往往相同的路程,乘客需要支付更多的打车费。不久前,一位资深的哥向南方都市报报料称,深圳有不少黑心的士司机在计价器上做文章,靠安装“炸弹”“跳表器”牟取利益,有的载客路程远的,甚至比正常情况多出数倍车费。

    为了验证报料真实性,南都记者实地暗访绿的三次,均发现车费异常,并且为了掌握详细安装过程,南都记者两次假扮的哥,亲身体验安装“炸弹”全过程,揭开的士“炸弹”黑幕。

    爆料

    从业15年的哥称

    绿的圈子盛行装“炸弹”

    “我实在看不下去了,这些黑心司机是在昧着良心赚钱,我决定要揭开这种黑幕,不能让他们继续下去。”老李(化名)是一名资深的哥,做的士这行已有15年之久。老李表示,“炸弹”在业内一直都有存在,以前虽说有过一段时间非常流行,但由于该手法曝光被查处,逐渐用的人也开始变少。但今年,随着滴滴打车、优步这些打车软件的兴起,为了维持生计,越来越多的司机开始顶风作案,在自己的车里安装“炸弹”。据其介绍,出租车的“炸弹”有部分是在宝安区上川路一家名为“三毛汽配”的修理铺安装,还有小部分人是通过熟人介绍,电话预约安装的。

    老李透露,现在出租车安装的“炸弹”实际是一个计米表脉冲发送器,脉冲推动里程表转动,装个脉冲发送器,就可以随心所欲地增加里程数。通俗地讲,不管哪种“炸弹”,它们都是通过控制的士计价器里的传感器,使得计价器的公里数异常增加。只要司机控制着计价器的里程数,无论长途还是短程,轻轻松松就可以实现的士费的大飞跃。

    验证

    随机乘坐绿的比对

    不少计价器有异常

    根据老李向记者透露的信息以及部分司机的猜测,目前深圳出租车市场众多绿的已经安装了“炸弹”,且有极少部分红的也安装了。这个说法是否可靠?南都记者采取抽样检测办法,随机抽取不同出租车公司的车辆乘坐。

    10月27日凌晨1时,南都记者随机拦下了一辆尾号为4B0(西湖运输),从宝安前进二路南国明珠驶往南头关,并安排一辆事先已知悉未安装“炸弹”的出租车尾随其后。两车同时打表,行驶同一路线,路况基本相同。到达目的地后查看两辆车车费,其中尾号4B 0(西湖运输)的发票联显示行驶了9.93公里,价格为32.48元,而未安装“炸弹”的车辆计价器显示为6.57公里,价格为22.2元,两车价格相差为10 .28元,足足多出了46%。

    考虑到红绿灯的外界因素影响,记者选择的路线途中并没有太多红绿灯口地段,记者观察到,整个行驶过程中,尾号4B0的士车速并无太大变化,计价器也以正常的速率进行跳表,但在其中的某几个时间点,计价器跳动的频率明显增快,达到匪夷所思的地步。尾随的正规出租车司机解释,“一路上的士的速度并没有太大的变化,计价器的跳动速率应该是在一个固定范围内的,所以突然之间的高频率明显不正常,很有可能是在那几个时间点,司机按动了遥控器所致。”

    10月2日凌晨,南都记者采用相同的验证办法,从龙岗平湖海吉星驶往龙岗沙湾检查站,同样的路线,不同车辆显示的里程和价钱又不一样。尾随的正规出租车显示最后的价钱不到17元,而南都记者随机乘坐的出租车最后显示价钱是22元,又高出5元,足足增加了29%。

    此外,南都记者在一次从观澜人民路到龙岗体育中心采访的时候,通过路边打车,拦下了一辆绿的。出于职业习惯,记者很快便发现了这辆出租车方向盘位置安装有“炸弹”遥控器,于是记者开始询问司机是否在计价器上动了手脚,司机当场否认称没有这回事。为了让司机不要使用“炸弹”,随后记者诈称自己家里就是做出租车生意的,了解并知道这个猫腻,司机才松口说,“你是第一个发现我的乘客,你的眼真尖”。

    随后,当记者到达目的地后,的士发票联显示打车费87元,加上过路费与燃油费16元,总价为103元。司机还悻悻地跟记者说,如果不是你提前发现了“炸弹”,这趟下来你起码要给150元。

    乔装

    南都记者假扮的哥

    花280元安装“炸弹”

    10月26日,为了验证报料真实性,南都记者决定乔装成一位的哥,体验一次安装“炸弹”的全过程。

    谨慎起见,南都记者首先选择经由熟人介绍、电话预约的方式来安装。当日11时许,经过电话多次沟通,对方决定在宝安区新安某路边进行安装,并告诉记者在路边等候片刻即可。

    随后,南都记者借了一辆绿的假扮的哥,停在约定好的路边。在等候10多分钟之后,一名背着土黄色工具包,身高1米65左右、穿着白色T恤身形微胖的中年男子径直钻进了记者的车,自称自己便是安装“炸弹”的师傅。当记者正准备问其如何安装时,男子突然警惕地向记者要求换个地方安装。

    在对方的指引下,经过几分钟的路程,便到达了目的地。这是一个隐藏在新安某小区里的简易门店,门店在小区里显得并不起眼,从外观看去丝毫不会认为这里就是安装“炸弹”的地方。车刚停稳,男子便拿出一个小装置,戴上头戴式电筒,要求记者打开车头盖。记者询问装这个装置需要多少钱,他回答280元,随即开始安装。一边安装还一边告诉记者注意事项。整个过程持续不到6分钟,这名男子便称已经安装好,并用工具将物件固定在方向盘下方盖板内。

    安装完毕之后,该男子还告诉南都记者如需逃避检查,应该怎样拆除———拆除的方法并不复杂,只需要解开电线上的活扣即可。随后,男子还拿出一个类似汽车遥控钥匙的小物件,在静止的车里开始测试了起来。记者在一旁看到,该男子只要一直按住遥控钥匙,计价器的里程数就会迅速升高,只有松开按钮,计价器才恢复正常。检测完毕,该男子还告诉南都记者,尽量不要在汽车静止时使用,这样不仅容易被乘客察觉猫腻,还会导致脉冲器过热而损坏。

    随后,南都记者使用刚刚安装好“炸弹”的绿色的士,进行了一场现场实验。记者选择从南头关行驶至上川二路,并全程按住遥控器,从最终打印出来的的士发票联看到,最终行驶了31.45公里,也就是说短短7公里左右的路程,由于“炸弹”的缘故,增加了24公里之多,最终收费95.4元。

    暗访

    “炸弹”店铺昼伏夜出

    比流动安装更“专业”

    为了掌握更全面的情况,除了流动安装,南都记者借来工服乔装成的哥,前往位于宝安区上川路旁的“三毛汽配”,业内号称更专业的“炸弹”店铺进行暗访。

    10月31日零时许,记者来到该店门口,由于深夜的缘故,周边店铺早已歇业关门,路上的车辆也寥寥无几,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三毛汽配依然灯火通明。记者发现,现场停有一辆绿的,一名店员打扮的年轻男子正在方向盘位置安装着什么。南都记者以脉冲器遥控失灵为由,询问该名男子是否可以重新配遥控,该名男子听后告诉记者,每一块脉冲器都是指定一款遥控,它们之间是有固定信号的,如失效只有重新购买。随后,记者向男子表示愿意购买,该名男子才让记者进入店内。

    进入店内,记者看到,一名的士司机正在与另外一名年轻店员攀谈着什么,当记者走近,该店员便警惕地停止了谈话,开始询问记者来意。当记者表明自己需要购买“炸弹”时,该名店员便开始询问一系列有关的士行业的专业问题,随着记者的一一解答,该名店员才放松警惕,随后便转身在零件架子上寻找着什么。没过多久,便看到该名店员拿着一块电路板与一些元器件进行焊接,5分钟不到,年轻店员便称“炸弹”已经制作完成。当记者询问是否有用时,对方拿着刚制做好的“炸弹”径直走向门口绿的开始演示给记者看,与之前流动安装不同的是,这里的“炸弹”不仅现场即时完成,并且完成之后还会用黑色胶带缠绕数圈,显得更加专业。

    据“三毛汽配”店员自爆,他们鼓捣“炸弹”这玩意已经几年时间了,虽说之前曾遭曝光被执法部门严格查处过,但没过多久,随着执法的松懈,“炸弹”就又开始风靡业内了。像“三毛汽配”这样昼伏夜出,替的士司机安装炸弹的店面到底有几家?“三毛汽配”的店员称,“在布吉、龙华那边有一大把”,据他透露,其他类似的店面并不像“三毛汽配”一样隐藏在修车行的面纱之下,而是有专门的店面卖这种装置。具体这些店分布在什么位置,这名店员表示不清楚。

    延伸

    红的是否也装“炸弹”?

    以前不少现在基本绝迹

    在深圳街头行驶的红的有无这种现象?开了16年红的的老的哥陈先生所得知的情况是:早几年有,现在基本绝迹。据老陈所述,大约在2007年至2009年三年间,确实存在这个现象,但并不普遍,极少数违法的哥干过这种事,将脉冲器装在咪表前面,的哥自己随时可以掌握,看人坑之宰之。“经常坐车的人,往返某段路途之间,非常熟知车资,若是贸然坑人家,车资差距太大,很容易被识破的,并惹来投诉。”老陈说,一般有经验的的哥只要和乘客聊几句,便可知悉对方是否经常乘坐出租车,然后再决定是否坑人,看人下料。

    据了解,若是宰客行为在被投诉后事实成立,对红的处罚也是相当重的,罚款2000元,并记录营运违章一次。多位受访的哥比较一致的说法是,红的如今基本上不会、也不可能出现在咪表上安装脉冲器宰客行为,一是监管严格;二呢,也没必要,毕竟是件不光彩的事,随时遭乘客投诉,提心吊胆;三呢,现在出租车生意不好做,很多的哥改行开专车去了。

    缘由

    为生计司机铤而走险

    绿的管理不如红的严

    明知违法,为何偏要为之?对于安装“炸弹”,有司机向记者坦言,为了生计,实属不得已而为之。

    近一年来,随着滴滴、优步等打车软件的兴起,的士司机的生意每况愈下,有时候甚至无法完成每月的月租,需要向亲朋好友借钱才能渡过难关。安装脉冲器,这便是的士司机能想到的最快也是最省事的弄钱方法。“有时候就算装了‘炸弹’,每天赚的钱也不会多很多,为了不让乘客发现,短途基本也就加个3至4元,长途最多加30元。”一名安装了“炸弹”的的士司机告诉记者。

    “炸弹”并非什么不能查处和杜绝的装置,车辆计价器每年都要进行年审,平常也会抽查。但是为何这种脉冲发送器(即“炸弹”)却能大行其道呢?

    老李向记者透露,这种“炸弹”手段非常隐蔽,计价器的跳表速率变化全由司机自己掌握,为了不让乘客有所察觉,司机往往选择乘客走神、玩手机甚至睡觉时伺机下手,有部分司机为了使操作“炸弹”的过程显得更加隐蔽,甚至将遥控器安装在踏板、挡把上,乘客基本很难发现。“即使被乘客发现了也不怕,直接说计价器损坏了,按平时的价格给就行”。

    多位受访的哥称,在咪表上安装脉冲器的违法行为,在原特区外的关外绿的身上常有发生,根源在于绿的管理还是没有红的那么严格。虽然每年市质监局都会对绿的计价器进行例行检查,但每年检查都集中在年检的时候,司机完全有时间将连接在计价器上面的装置去掉,这样即可万无一失。即使是突击检查也不怕,因为“炸弹”为了应对这种突击检查,专门设计了一个活扣,只需轻轻一拨便能将“炸弹”收走,检查人员很难发现其中玄机。

    在采访中,其中一位的哥提及,他有个老乡开绿的,也装了“炸弹”,有次跟他“自豪”地炫耀,说载过一个客人,从机场到龙华,打表显示400元。把老李吓了一跳,他也载过客人从机场到龙华,正常情况下打表才130元左右。

    伎俩

    “炸弹”=“跳表器”

    “跳表器”全称为改装型脉冲发送器,在出租车行业内又被称为“炸弹”。该装置可以让的士司机随心所欲地操控计价器的跳表速率,只需轻轻一按,计价器就像打了鸡血似的保持120公里每小时的速度,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“洗劫”乘客的钱包。

    所谓“炸弹”,实则是一块长宽不足5厘米米的电路板,上面密密麻麻地焊接着各种元器件,电路板的一头连着两条红线与一条黑线,用于连接计价器,安装的位置极其隐蔽,除了专业人士检查,不易发现。即使被突击检查,通过电线上的活扣,也可以轻易拔出,很难被人发现。平时只需使用遥控器操作,每按一下,按钮数据就快速上升。

    疑问

    加装“脉冲器”是否个人行为?如何处理?南都记者暗访发现,加装“脉冲器”的情况在原关外地区十分普遍,乘客一般需要多缴纳一部分车费,此项“附加”费用显然不合乎相关规定。此类加装是不是的哥个人行为?若是,相关主管部门及所在公司有何种惩罚?为何此类情况屡禁不止?

    乘客遇费用争议,向谁投诉才有效?同样的距离,的士票打出的价格却有差别。若乘客遇到此类情况该向谁投诉?南都记者以乘客身份向12328(全国交通运输服务监督电话)投诉。当被问及投诉是否统一受理时,对方表示只是将乘客的投诉转交给涉事的出租车公司,由出租车公司出面处理。另外,记者昨日下午也致电深圳市消费者委员会反映问题,对方表示因的士费而产生的纠纷并不在消委会的受理范围之内。

    说法

    广东晟典律师事务所毛鹏律师

    可从三个方面下手打击绿的私自调表

    对于的士司机加装“脉冲器”这种行为,记者咨询了大成律师事务所的谭玲春律师。他告诉记者,这种行为肯定违反了我国出租车行业的相关规定,除此之外,对于消费者来说,的士司机的这种行为也构成了欺诈行为。如果有消费者在乘坐的士时发现车费异常,应该积极利用法律武器进行维权。

    加装“脉冲器”涉嫌欺诈

    广东晟典律师事务所毛鹏律师则表示,的士加装“脉冲器”涉嫌违反《深圳经济特区出租小汽车管理条例》。

    绿的司机上述行为,导致计价表运行不正常不真实,市运政部门依法可以对其进行处罚。但目前难点在于:1.上述条例是2004年颁布的,至今没有修改,相关处罚标准及金额,现在看来明显过于滞后,即便查到,不仅没有威慑力反而会纵容违法行为。2.绿的司机相关行为比较隐蔽,客观上运政部门查处难度确实较大,难以举证,让绿的司机无所顾忌。3.很多客户往往只是心里怀疑,但没有合适的投诉或维权渠道,或维权时间成本太高,乘客往往嫌麻烦不去计较。

    运政部门加大暗访查处力度

    如果要打击绿的私自调表的行为,在立法没有修改的情况下,毛律师建议从三方面入手,1 .运政部门加大宣传力度和暗访力度,通过加大宣传鼓励乘客积极举报线索,加大暗访让司机有所收敛不会肆无忌惮。2.的士公司对所有车辆的计价表加装检测器和加大检查力度,改进技术手段提高私自调表的难度,同时建议对所有车辆加装G PS,一旦乘客对价格提出投诉,直接调取后台数据,从而降低乘客举证难度。3.将绿的司机违规行为录入诚信黑名单,一旦发现,后续可能影响司机年检办证入户等,从而让司机敬畏法律敬畏规则、诚信守法运营。

    昨日下午,南都记者致函深圳市交委告知此次暗访结果,希望职能部门介入此事,查处违法加装的士脉冲器的窝点.对方表示已知悉此事,正在走流程,需要协调相关部门一同处理。

    04-05版 采写:南都记者 肖云龙

    摄影:南都记者 陈文才



   联系我时请说明在【0755兼职网】看到的,谢谢!





办公地址:深圳市罗湖区鹤围村 邮编:518029 本站法律顾问:深圳维世德律师事务所律师余翔
电话:13724369137 樊先生 新浪微博@深圳兼职网官方微博 
Copyright © 2005 - 2010 www.0755jz.net All Rights Reserved ICP备案号:粤ICP备05122378号
本站建站日期:2005年9月1日 点石成金qq:55158935 
国家法律明文规定任何企业不得向求职者收取任何费用,对信息发布内容有怀疑请查询深圳信用网或百度、goolge一下相关信息。